她是瓊瑤閨蜜!與原配共侍一夫45年「為其絕育養孩子」 72歲病房轉正:她幸福嗎?

一天,在片場,瓊瑤的御用導演劉立立,突然覺得身體不舒服,不斷的想吐。去醫院一查,懷孕了。

「這個孩子,我不要。」劉立立私下跟董今狐說。

「為什麼?你沒名沒分,又沒孩子,你以後老了怎麼辦?」董今狐想勸她留下孩子。

「認命。」劉立立言簡意賅地回到。

劉立立是董今狐的「情人」,董今狐的正室妻子是王枚。

令人意外的是,這仨人卻歲月靜好地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劉立立還和正牌妻子王玫共侍一夫45年,為她養孩子,與她姐妹相稱。

甚至自己懷孕了,為了董今狐這個家的和平、穩定,不僅沒要這個孩子,還做了絕育。

一生無兒無女無名無分,直到72歲在病房才「轉正」!



Advertisements

劉立立這樣的愛情故事,感動了好友瓊瑤。如瓊瑤曾寫的一樣,「我不是來拆散你們的,我是來加入你們的。」

於是瓊瑤執筆一揮,一個以劉立立為原型的愛情故事《握三下,我愛你》應運而生。

這一故事,也感動了導演周美玲。

2019年,周美玲邀請了金鐘視後楊丞琳和黃姵嘉,分別飾演劉立立和王枚,由是元介飾董今狐,將三人的愛情故事搬上了銀幕。

今天我們不講電影,講講電影外現實版「瓊瑤女主」劉立立「狗血又神仙」的愛情故事,到底是怎樣煉成的?

Advertisements


1938年,劉立立出生於台灣。

同一年,在四川成都,瓊瑤也呱呱墜地,來到了世上。瓊瑤家裡送走了表叔徐志摩,又迎來了她,再加上金庸,她們家盛產「作家」。

同年的董今狐3歲,是一個小公子哥,家庭條件優渥。

Advertisements

這年,是抗日戰爭發生的第二年,新中國還未成立。他們三人都出生在一夫多妻的舊社會,但她們的童年卻不盡相同。

瓊瑤在內地,戰火瀰漫,她的童年顛沛流離。

她出生於成都,4歲遷往湖南,7歲逃難到重慶,9歲又逃到上海,人生未到十載,卻已經歷了世事滄桑。

不知是優良的基因、還是入世的經歷,亦或是表叔金庸在上海《大公報》任職的關係,9歲的瓊瑤,在《大公報》發表了她人生中第一篇小說《可憐的小青》。


戰亂中,瓊瑤的寫作才華,冒出了尖尖角。

Advertisements

同一時期,台灣已處於日據時代近40年,相對於內地,社會並未像大陸一樣戰火延綿,動蕩不安。

劉立立和董今狐,家境都不錯,備受家人寵愛,在安安穩穩的上學。



Advertisements

此時的他們,不會想到,多年後的他們命運會彼此糾纏在一起。

1949年,打完了抗戰,大陸又打起了內戰。

瓊瑤的爸爸忍無可忍,便領著瓊瑤,舉家遷到台灣,這才結束多年漂泊的生活,過上了平穩的日子。

這生活一穩,瓊瑤便談起了戀愛。

1956年,18歲的她,與44歲的老師蔣仁相戀,並為他3次自殺。瓊瑤為愛不顧一切的經歷,也為她的「瓊瑤劇」創作打下了基調。

同一年,劉立立也剛好18歲,長得亭亭玉立、貌美如花。


Advertisements

讓她作為瓊瑤劇的女主,也是有過之,而無不及。

兩年後,劉立立進入政戰學校學戲劇。

劉立立一進學校,便以過人的美貌穩坐校花寶座。

在這情竇初開的年紀,她成為了無數男同學的夢中情人,大家都紛紛追求她。

學校里的男同學們,甚至還為她舉行了一場「寫情書」的大賽,賭誰能抱得美人歸。

Advertisements

這一開賭,劉立立的情書,多得如同雪花,那個飄呀,數不清。

一天,在校園裡,董今狐偶遇了劉立立,一看便驚為天人,回去也寫起了情書。

「我對你一見鍾情,沒有邏輯、沒理由,我就是喜歡你……」董今狐揣著情書去找她表白。


「哦,我沒想法。」劉立立隨意地敷衍了下,轉身走了。

這董今狐的情書,只是眾多雪花中的一片,劉立立是「雪花」叢中過,一片不沾身。

所有的情書都石沉大海,沒有一個人如願抱得美人歸。

她雖長得貌美,卻有一顆男人的「雄心」。

她一心只想學習、拼事業,情愛都不放心上。



入學第二年,勤奮又努力的她,就得到導演丁善璽的青睞,收為了愛徒。

20歲的劉立立,不僅漂亮、有才華,還勤奮、有野心。這也是她日後,能不顧一切選擇愛情,對抗世俗的底氣。

此時的她,並不知自己成了董今狐的白月光。


躲過初一,卻沒逃過十五。

1963年,25歲的劉立立一畢業,便從影干起了場地。巧的是,董今狐同她在一塊「地」。


看著自己的「白月光」,董今狐心裡樂開了花。

即使已婚,董今狐也按捺不住自己躁動的心。整天圍著劉立立鞍前馬後,噓寒問暖。

「這個設備太重了,你放著,讓我來。」董今狐總把臟活、重活往自己身上攬,不讓劉立立上手。

「謝謝。」劉立立就站邊上看。

工作中的男人最帥。

董今狐這一干,不僅帥到劉立立,還打動了她。

她看著身邊的董今狐,有著富家公子的溫文爾雅,蓄著一頭齊肩長捲髮,風度翩翩。


劉立立淪陷了。

她不顧一切地跟董今狐在一起,即便以「小三」之名。

同一年,她未來的閨蜜瓊瑤,帶著她的《窗外》第一次去見平鑫濤,這一見,瓊瑤回來就離婚,也做起了「小三」。


劉立立與董今狐在一起後,兩人便在外租起了房子。

董今狐是「租屋藏嬌」,一三五陪老婆,二四六陪情人。

但紙包不住火。

王枚知道丈夫出了軌,但她一是受舊社會的思想影響,二是沒什麼文化,三又加上小孩剛出生,她雖不滿,但也默許了。


原配默許了,但小三開始鬧情緒了。

這關係一久,劉立立就想,「自己當初眾心捧月,如今事業有師傅加持,蒸蒸日上,有才有貌,自己卻做了小三,與她人共侍一夫。」

她心裡不平衡了。

一天晚上,董今狐去陪劉立立,兩人正高興地吃著飯,董今狐的電話響了,是王枚的電話,說身體不舒服。

董今狐一聽,把碗一丟,急急地起身要走。

劉立立見這仗勢,長久的壓抑的不滿情緒爆發,使起了小性子,不讓他離開,一定要他陪自己。

劉立立這性子一使,可不止是「小性子」。

「你敢去她那裡試試看?」見他要走,劉立立急了。


突然,她就衝進廚房拿了一把刀,直接來到董今狐面前,直接砍向了自己的手臂,頓時,鮮血直流。

董今狐嚇住了,趕緊把她送進了醫院。

然而,即使劉立立自殘入院,也沒留住董今狐。

「分手吧。」劉立立一出院,就找董今狐跟他一刀兩斷。

「你要相信,我是真的愛你。那天晚上,王枚不舒服,孩子剛出生,我真得回去看看。」董今狐苦苦哀求。

看著眼前痛苦的男人,劉立立心軟了。



她們又回到了「兩屋三人」的生活。

同一時期的瓊瑤,做著小三,也過著「兩屋三人」的生活,有了主編平鑫濤的賞識和陪伴,她正埋頭創作「瓊瑤劇」。

普通的一天,普通的一個電話,卻改變了劉立立「兩屋三人」的生活。

「我是董今狐的母親,我聯繫不上兒子、兒媳,孩子生病了,你能幫幫忙嗎?」董今狐的母親著急地說。

「我馬上到。」劉立立二話沒說,就過去,抱著1歲多的雅庄去醫院。

她又出錢又出力,像是自己親生孩子一樣。

住院沒錢,就把自己能賣的家電全賣了,還親自在床前守了三天三夜。

當王枚趕到醫院時,看著劉立立還握著孩子的手,在床前累得睡過去了。

頓時,她感動得熱淚盈眶,想著,「這是個好女人。」

孩子一出院,王枚就主張把劉立立接回了董家,過起了「三人行」的生活。

劉立立感情生活穩定後,事業也迎來了高峰。

1976年,一部《我是一片雲》讓劉立立與瓊瑤相遇了。

「小三」見「小三」,確認了眼神,你是我的靈魂「伴侶」。

同一年,平鑫濤與瓊瑤成立了巨星電影公司,瓊瑤力邀「靈魂伴侶」劉立立加入。

一個寫「瓊瑤劇」,一個導「瓊瑤劇」,兩個好閨蜜手拉手,開始一起創造「瓊瑤劇」時代。

劉立立成了瓊瑤的御用導演。

「只有她,最懂我。」瓊瑤不僅一次公開表示。

事業上,劉立立一帆風順。感情上,她的「三人行」也「行」得順風順水。

同在一個屋檐下,她這小三竟和原配成了好姐妹。


一屋三人,三人四季。

最幸福的,要屬董今狐了。

雖然,他們從小還生活在「一夫多妻」的制度下,深受其影響,他們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。

但當今,已處在一夫一妻的社會背景下,他們的「三人行」遭到了大眾的討伐。

可他們,依然過著自己的小日子。

劉立立自從進了董家,感情穩定有了歸屬後,便一心努力拚事業,賺錢養董家。


自劉立立成為瓊瑤的御用導演後,便異常的忙碌。

她開始執導一系列的瓊瑤電視劇和電影,如《在水一方》、《煙雨濛濛》、《庭院深深》等經典作品。

1979年,41歲的瓊瑤,結束自己十多年的小三生涯,如願等到平鑫濤離婚,兩人修成正果。



之後,瓊瑤與平鑫濤又開啟了「夫妻檔」,創立怡人電影公司。

瓊瑤就使勁地寫,劉立立就使勁地導,這兩人強強聯手,「瓊瑤劇」不創下個時代,都有點說不過去了。

劉立立在外,「導」得團團轉,而王枚則一心做起了家庭主婦。


一個女人在外賺錢養家,一個女人在家相夫教子。

董今狐在外不用拚命賺錢,在家飯來張口、衣來伸手這日子過得是羨煞了眾人。

據說,董今狐連洗澡都有人伺候,婚前是傭人,婚後就由老婆接手。

這個家,就是劉立立和王玫兩個女人撐。

大有董今狐忽略不計,這兩女人,相互理解支持、攜手共度人生的錯覺。

「我回來了。」劉立立每次都忙得很晚回家。

「洗手就可以吃飯了,煮了你最愛吃的,完了再泡泡熱水腳。」王枚總是為她熱好菜,準備好熱水。


劉立立倍感溫馨,把王枚當自己的親姐姐看待,也心甘情願的為這個家付出。

轉眼,他們仨相親相愛一起走過多年。

期間,劉立立也懷了自己的孩子。

但為了這個家的平靜和安寧,劉立立打掉了這個孩子,做了絕育,徹底的放棄了一個做母親的權利。

也許,這個世界真的有真愛。

不僅如此,董今狐和王枚後面又有了兩個小孩,劉立立都將他們視為己出。


孩子們都稱其為「好媽」。

劉立立為了這個家、為了自己心愛的男人,為了心愛男人的髮妻,以及他們的三個孩子,她一人在外奔波。

她常年在外導戲,日晒雨淋,不修邊幅,早已沒有了當年的青春靚麗,而變得飽經風霜、形如枯槁。



而男人和髮妻,在家養尊處優,她一人在外摸爬滾打。

劉立立卻甘之如飴。

她活成了一男人樣,撐起了整個董家。


人,終究只是血肉之軀。

即使是機器,久了也會出現問題。

2007年,69歲的劉立立在內地拍攝《陪你到世界的盡頭》,在片場,她突然摔了一跤。


右腿骨折的她,堅持拍到最後。但她卻走到了「導演世界的盡頭」。

這一跤,她被診斷患有小腦萎縮症。

2010年,隨著病情的加劇,劉立立失去了自理能力,癱瘓在床,好在董家的人不離不棄,在身邊照顧。


由於病情進一步惡化,劉立立病危需要氣切,但卻無人一人能簽字。

王玫的兒子董四海看著床上的劉立立,首先發聲,說,「我想名正言順的為好媽披麻戴孝,你們同意嗎?」

「好。」董今狐和王玫同意了。

隨後,董今狐和王玫就去辦理了離婚手續。

第二天,在一重症病房內,卻喜氣洋洋,病床的床頭和床位都掛起了彩色的氣球。

「劉立立女士,你願不願意嫁給董今狐先生?」



隨著聲起聲落,72歲的劉立立淚流滿面,幸福的點了點頭。

董今狐看著她,緊緊地握著她的手。

這一天,她等太久了。

成為名正言順的「董太太」,劉立立以「小三」之名,過三人行的生活,已37年。


在她有生之年,72歲時,病房轉正,想來此生她也無憾了。

原配王玫不僅讓位,還親力親為在床前照顧劉立立,每天給她喂飯、洗澡、推她出去散步。

瓊瑤知道她成為「董太太」後,非常感動,自己的好友與自己一樣,雖以「小三」介入他人婚姻,好在最終都嫁給了愛情。


2015年,80歲的董今狐因病去世。

董今狐去世後,王玫及子女始終如一日的照顧劉立立。

但瓊瑤,貌似並沒她那麼幸運。

2017年,平鑫濤因病失智、生活也不能自理,瓊瑤一直照顧他。

但在治療過程中,瓊瑤與繼子們撕破了臉,在臉書上開啟了一場罵戰。


最後,瓊瑤身心疲憊,將平鑫濤移交給他的子女,併發文,「我對不起他們(繼子女),對不起他們的媽媽,我的人生一敗塗地。」

瓊瑤自己寫了一輩子美麗的愛情,自己的愛情卻爛了尾。

2018年,80歲的劉立立病逝。她45年「三人行」的荒誕愛情也落下了帷幕。同年,劉立立榮獲了獲第53屆金鐘獎終身成就獎。

事業上,劉立立非常的成功。她的才華、成就受世人敬仰,她號稱「瓊瑤劇教母」,創造了一部部的經典。



但她「瓊瑤劇」式荒誕愛情,卻備受爭議。

只管愛,而不顧一切。

插足、成為小三、成為情人,終究與現在的社會價值觀不符。

在哪個山頭,唱什麼歌。

在怎樣的環境下,就應遵循相應的「遊戲規則」。
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